正法与外道

稍有佛学常识的便会明白,外道法师的行为很难经过佛学教义的衡量,而且他们还喜欢圣化、神化自己,喜欢搞精神崇拜,其实质不是妖言惑众,就是求名敛财。

在现实生活当中,由于种种原由,有一些人对佛门的修行观并不十分了解,虽有心于修行,却往往不懂得如何辨别正法与外道。

外道与正法的最大区别就是,外道修行无论有多么玄妙和神奇,这种神奇不过是相对于世俗常态而言,是绝不可能成功的。绝大部分外道法师、气功师,包括邪教教主在言说与方式上,往往依佛傍道以示正统,也会说什么破除迷信、众善奉行、提高心性标准等。这些说法本身没错,因为它们就是从佛经上断章取义出来的,但如何落到实处做功夫却往往说得很空泛。因是外道,没有正确的法门,即使修行也易生魔障,具体修持上只注重个人,讲究个人的得失与好坏,用一句较为贴切的话来说,外道的修行从来都是诸法有我,什么师父、鬼神或概念上的佛菩萨都是我的主宰。正法则不同,佛门真正的修行圆满必须要三身成就,即是法身、报身、化身三身一齐成就,明心见性、开悟见道、见性成佛。

在我们所看到的世事中,几乎没有一个外道法师会说自己的东西不是正法是外道,也没有一个气功师会讲我传的法不好,就是邪教也不可能公然说我是邪教、我主张邪恶。总之,任何人都会宣称自己的东西是正法或善法。但我们稍有佛学常识便会明白,这些外道法师、伪气功师及邪教教主其实还是好识别的。就算不懂佛学。通过俗世的各种报道也能看出来,这些外道法师总有一些非常显著的特征,比如他们的行为很难通过佛学教义的衡量,而且他们有的还喜欢圣化、神化自己,利用一些依佛傍道的言说,鼓吹跟随自己修炼可以开发出人体的潜能,像特异功能之类的;喜欢搞精神崇拜,其实质不是妖言惑众,就是求名敛财,甚至声称自己肩负了不得的重大使命,替天行道,扬言能灭掉什么,创造什么等等。有了这些显著特征,外道与正法其实很容易就区分得开。当然,不能说人家练了气功就是外道,也有一些人在治病、强身健体方面有所帮助的,这就需要我们一分为二地看待。

为什么要讲正法与外道呢?其实就是因为现实生活中,外道似乎更容易欺骗人心,也更有市场,这在社会上不乏先例。从佛教上来讲,就是因为外道宣扬的是诸法有我,与博大精深的佛教教义相比,这样的外道更容易让人们的血肉之躯起反应,从而停留于外道的一些小术小能上,难有突破性的进展,或是根本误入歧途,终致走火入魔。

想要达到佛教所坚持的练意,修炼自己的心性和意识,若是急功近利的话,很难如外道般一经修炼就可获得。因为正法的修习很难,所以,学习正法,似乎既难入门也难坚持。然而,只有以练意为主导的修炼,才有可能使得身业、口业达到真正的清净,获得真正的大智慧。

在这里,我还要强调一点的是,佛法无论显密,一切法门都是为行方便,都是要与具体修行者相应的缘起法。而密法的特殊之处,其实在于意、气两不偏废,以修心为根本,因此修密法者往往需要很高的定慧力。才有即身成佛的可能。如果对显宗和密宗的义理和心要并不能融会贯通,也没有上师的传承和指导,就选择密宗修习,则此举实在糊涂得让人担忧。这就如同治病,药量小得不能祛病;药量过大,则有毒性!所谓欲速则不达,就是这个道理。

要区分一个修行人是正法还是外道,就要看他修行的初衷和目的是什么,这也就是我们曾经说过的一个人为什么要修习佛法、他的目的和态度就决定了他将修正法还是行外道。为了尽可能地减少些外道习气在求佛的过程中走弯路,我们就要时常进行自我批评,同时也应提醒身边的人不要误人歧途,这样才能多为自己创造一些直取无上菩提的助缘。就像佛教界人土经常会说起的那样:任何人,只要心无以挂碍,心正法就正,自然就会感得诸佛菩萨的帮助和正法的接引。

(来源:佛教在线)

 

绍兴炉峰禅寺     网站备案号:浙ICP备09010532号
地址:绍兴市南镇会稽山香炉峰   邮编:312000   电话:0575-883763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