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教与文化 炉峰诗文 匾额书画 摩崖石刻 风情史迹
佛教文化——禅诗

禅诗,又称佛教诗歌,是指宣扬佛理或具有禅意禅趣的诗。

自从佛教在汉晋之际从印度传入,这类诗歌就应运而生。不但许多僧人写,许多崇佛的人,包括许多名诗人也写,据粗略统计,其数量达30000首之多,是我国古代诗歌遗产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,是古代诗歌园地中又一畦奇葩,许多优秀禅诗至今仍具有不朽的魅力。

禅诗大体可分为两部分。

一部分是禅理诗,内有一般的佛理诗,还有中国佛教禅宗特有的示法诗、开悟诗和倾古诗等等。这部分禅诗的特色是富于哲理和智慧,有深刻的辨证思维。

另一部分则是反映僧人和文人修行悟道的生活的诗,诸如山居诗、佛寺诗和游方诗等。表现空澄静寂圣洁的禅境和心境是这部分禅诗的主要特色。这些诗多写佛寺山居,多描写幽深峭曲、洁净无尘、超凡脱俗的山林风光胜景,多表现僧人或文人空诸所有、万虑全消、淡泊宁静的心境。

经典禅诗

五言禅诗:

身是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。时时勤拂拭,莫使有尘埃。

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。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

东山西岭青,雨下却天晴。更问个中意,鹁鸠生鹞鹰。

牵驴饮江水,鼻吹波浪起。岸上蹄踏蹄,水中嘴连嘴。

空手把锄头,步行骑水牛。人从桥上过,桥流水不流。

密室开金锁,闲步下松门。谩将无孔笛,吹出凤游云。

云开空自阔,叶落即归根。回首烟波里,渔歌过远村。

鹤立松梢月,鱼行水底天。风光都占断,不费一文钱。

饥来要吃饭,寒到即添衣。困时伸脚睡,热处爱风吹。

心随万境转,转处实能幽。随流识得性,无喜亦无忧。

旧竹生新笋,新花长旧枝。雨催行客到,风送片帆归。

远观山有色,近听水无声。春去花犹在,人来鸟不惊。

打鼓弄琵琶,相逢两会家。君行杨柳岸,我宿渡头沙。

人闲桂花落,夜静春山空。月出惊山鸟,时鸣春涧中。

说道春来好,狂风太放颠。吹花随水去,翻却钓鱼船。

击水鱼头痛,穿林宿鸟惊。黄昏不击鼓,日午打三更。

黄昏鸡报晓,半夜日头明。惊起雪师子,瞠开红眼睛。

晓风杨柳岸,春色杏花墙。暑雨琴棋润,熏飚枕簟凉。

枯树云充叶,凋梅雪作花。击桐成木响,蘸雪吃冬瓜。

碧落静无云,秋空明有月。林下道人幽,相看情共悦。

烟收山谷静,风送杏花香。永日萧然坐,澄心万虑忘。

萧萧木叶落,湛湛露珠悬。嘹唳冲云雁,凄清抱树蝉。

兴来美独往,胜事空自知。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。

吾心似秋月,碧潭清皎洁。无物堪比伦,教我如何说!

泥佛不渡水,神光照天地。立雪如未休,何人不雕伪?

 

七言禅诗:

闲居无事可评论,一炷清香自得闻。睡起有茶饥有饭,行看流水坐看云。

手把青秧插满田,低头便见水中天。身心清净方为道,退步原来是向前。

一树春风有两般,南枝向暖北枝寒。现前一段西来意,一片西飞一片东。

尽日寻春不见春,芒鞋踏破陇头云。归来笑捻梅花嗅,春在枝头已十分。

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凉风冬有雪。若无闲事挂心头,便是人间好时节。

金鸭香炉锦绣帏,笙歌丛里醉扶归。少年一段风流事,只许佳人独自知。

佳人睡起懒梳头,把得金钗插便休。大抵还他肌骨好,不涂红粉也风流。

二八佳人刺绣迟,紫荆花下啭黄鹂。可怜无限伤春意,尽在停针不语时。

莺逢春暖歌声歇,人遇平时笑脸开。几片落花随水去,一声长笛出云来。

静听凉飚绕洞溪,渐看秋色入冲微。渔人拨破湘江月,樵父踏开松子归。

西河师子九州闻,抖擞金毛众兽宾。哮吼一声天地静,五湖四海奉明君。

枯木花开劫外春,倒骑玉象乘麒麟。而今高隐千峰外,月皎风清好日辰。

万象丛中独露身,唯人自肯乃方亲。昔时谬向途中觅,今日看如火里冰。

落叶已随流水去,春风未放百花舒。青山面目依然在,尽日横陈对落晖。

烟暖土膏农事动,一犁新雨破春耕。郊原渺渺青无际,野草闲花次第生。

劝君不用苦劳神,唤作平常转不亲。冷淡全然没滋味,一回举起一回新。

青山门外白云飞,绿水溪边引客归。莫怪坐来频劝酒,自从别后见君稀。

两岸芦花一叶舟,凉风深夜月如钩。丝纶千尺慵抛放,归到家山即便休。

世路风波不见君,一回见面一伤神。水流花落知何处,洞口桃源别是春。

几回沾水又拖泥,年老心孤不自知。游子不归空怅望,一溪流水落花随。

一重山了一重云,行尽天涯转苦辛。蓦紥归来屋里坐,落花啼鸟一般春。

风萧萧兮木叶飞,鸿雁不来音信稀。还乡一曲无人吹,令余拍手空迟疑。

常居物外度清时,牛上横将竹笛吹。一曲自幽山自绿,此情不与白云知。

冰雪佳人貌最奇,常将玉笛向人吹。曲中无限花心动,独许东君第一枝。

去年别我龙沙岸,今日逢君楚水滨。相别相逢两无语,落花啼鸟又残春。

土面灰头不染尘,华街柳巷乐天真。金鸡唱晓琼楼梦,一树华开浩劫春。

金鳞透网欲吞舟,一向冲波逆水流。却被渔翁闲引钓,随波逐浪漫悠悠。

亲到桃源景物幽,一壶明月湛如秋。反思洞口春残日,无数红英逐水流。

碧波深处钓鱼翁,抛铒牵丝力已穷。一棹清风明月下,不知身在水晶宫。

东街柳色拖烟翠,西巷桃华相映红。左顾右盼看不足,一时分付与春风。

山花如锦春长在,涧水如蓝碧湛然。信步白云深处去,须知别有洞中天。

山花似锦水如蓝,突出乾坤不露颜。曾踏武陵溪畔路,洞中春色异人间。

雨前不见花间叶,雨后浑无叶底花。胡蝶纷纷过墙去,不知春色落谁家。

百尺竿头不动人,虽然得入未为真。百尺竿头须进步,十方世界是全身。

一拳拳倒黄鹤楼,一趯趯翻鹦鹉洲。有意气时添意气,不风流处也风流。

东涧水流西涧水,南山云起北山云。前台花发后台见,上界钟声下界闻。

知心非心意非意,八风伤逼岂怀愁。随风东西无我所,独脱逍遥不系舟。

云收空阔天如水,月载亘娥四海流。惭愧牛郎痴爱叟,一心犹在鹊桥头。

雨洗淡红桃萼嫩,风摇浅碧柳丝轻。白云影里怪石露,绿水光中古木清。

烦恼海中为雨露,无明山上作云雷。镬汤炉炭吹教灭,剑树刀山喝使催。

春深不放白牛闲,依旧随群入乱山。拽杷牵犁偿宿债,尾巴再露与人看。

荷叶团团团似镜,菱角尖尖尖似锥。风吹柳絮毛球走,雨打梨花蛱蝶飞。

身世悠悠不系舟,得随流处且随流。今朝有酒今朝醉,明日无钱明日愁。

斜风细雨到来时,我本无家何处归。仰看云天真箬笠,旋收江海入蓑衣。

黄独将看炊作饭,白牛今已牧来纯。镢头活计时时用,物外家风处处亲。

劫火洞然宜煮茗,岚风大作好乘凉。四蛇同箧看他弄,二鼠侵藤不自量。

月兔影沉云母地,海禽梦卧珊瑚枝。端坐环中虚白处,纵经尘劫个难移。

色见声求也不妨,百花影里绣鸳鸯。自从识得金针后,一任风吹满袖香!

散尽浮云落尽花,到头明月是生涯。天垂六幕千山外,何处清风不旧家?

闻见觉知非一一,山河不在镜中观。霜天月落夜将半,谁共澄潭照影寒?

蚌含玄兔旨何深,体用明来绝古今。雪曲唱高和还寡,不知何处是知音?

若言琴上有琴声,放在匣中何不鸣。若言声在指头上,何不于君指上听?

言下忘言一时了,梦中说梦两重虚。空花哪得兼求果,阳焰如何更觅鱼?

僧家亦有芳春兴,自是禅心无滞境。君看池水湛然时,何曾不受花枝影?

四大无主复如水,遇曲逢直无彼此。触境但似水无心,在世纵横有何事?


备案号:浙ICP备09010532号